你的出现为何在一次的唤醒回忆–原创散文

爱,在失去直觉以后,比死亡更冰冷。记忆,在岁月摩梭之后,比冰冷更寂寞

爱与不爱, 都是一粒柳絮,微风吹过之后便不知所向,亦不是个人所能左右。别离,在天空升起那偌大的五彩烟花,顿时便不知所向,只留下寂寞的夜空,还有那渐渐飘落的细微尘埃。

你的出现 为何在一次的唤醒回忆

如果能选择开始的方式,就不会有结束时的遗憾,也不会有那些让人疲惫的记忆,在岁月的消磨中慢慢的让它消失在那永远都不会触及的内心,两种方式的选择,却也逃不过同样的结果,任何的人,任何的事都是在你没有防备的时间以最意外的方式出现在你的生活中,容不得你片刻的懈怠,中能从那已经破碎的片片尘埃里找寻曾经的起点,找寻那曾经所拥有的珍贵记忆,时间是一种冲淡的死亡,时间是一种消磨的药剂,时间是在你的生命里时时刻刻的画上划痕的年轮,多少事,多少人,虽然已经淡忘,但那些在不经意间突然出现的事与人,都是对你曾经想忘记的努力的一种亵渎。

多少事情都能在一刻倾尽全力的忘记,多少人都能在瞬间枉费心机的熟悉,我们已经习惯了那些人与事,事与人的不断切换,在事中从不论物是人非的抵触,在人与人之间,不去提及那些破碎的心机。我们只是习惯的融入了这些事与那些人里,说同样的话,学做同样的事,转瞬间已经抛弃了那个曾经简单的自己。

任何事的好与不好,或许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伟大杰作,待同一件事情, 有时倍感屈辱,有时却轻松释怀。当过去时自己都看不懂自己,整天穿梭在形形色色的朋友关系圈里,自己已然分不清类别。盲目的像一个傻子,或亦是白痴一样的做着各种滑稽,简单的,愚蠢的姿态,不同的语气,不同的表情,不同的问候,是那样的繁琐,那样的累。到最累的时候找个借口,一个人待在家里不出来,静静的从心里面过滤着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不要让过去的哀悉拖累我们的记忆,莎士比亚这样说,可谁能做得到? 夏绿蒂·勃朗特说:有着污染的记忆是一种永远的毒药,对!我很喜欢这句话,岁月在记忆摩梭中让那点滴的珍贵显得拙荆见肘,我又何尝不是在贪婪的抓着曾经的记忆不肯忘却,去为现在无味的生活找点些许的慰藉呢?回忆,也莫非是在微妙的幸福对比下重温过去的甜蜜,无奈的回忆带来的只是一生中不绵不灭的悲伤和痛苦,可是却总是甘愿投入回忆的深渊,任悲寒凌厉的幽风无形地透过身体,缠绕心旁,那如阴灵般的寒气一层层地将心血凝冰,渐渐地冰封内心的温存的热血与热情。但它却是人生的生命之链,将一生连贯在一起成为一个个完整而独特的人生。

自我完善的阶段,曾经的悲伤、痛苦、欢欣、沮丧、失望、现在的思念、回忆、期待、等待的煎熬,谁沉醉其中,谁又能撇清那些事与愿违的纠缠,渐行渐远的生活,在木讷的懵懂为缅怀的记忆与曾经那羞涩的告白,思思眷眷的梦境,安然苏醒的人生。

作者:Cady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