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去远方

上高中的时候,学业压力很大,看旅行书籍便是我的减压方式,“穷游”“搭车”“背包客”这些词像神秘的黑洞似的把我往里吸,令我魂牵梦绕。

qyf 去远方

北岛在《青灯》里写道:“一个人行走的范围,就是他的世界。”我被这句话惊到,我想去远方,想让自己的世界更加广阔。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说走就走,首先你得有钱,其次你得有时间。

母亲不喜欢我到处走,她觉得女孩子就应该乖乖待在家里,看看书,做做家务。见我执意坚持,她说,要去旅行也可以,但她不会提供一分钱的路费。我呢,也算是跟她怄气——你不让我出门我偏要出,你不给路费我就自己挣。

挣钱这种事情,不是立刻就可以完成的。高考刚结束时,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从高中毕业到大一暑假,我要挣够一万块钱。对我那个年纪的人来说,一万块真的是天文数字。那时候我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虽然去过的人告诉我,去西藏根本用不了这么多钱,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一万。因为,如果你想要跳到月亮上去,你就应该把太阳设为目标,这样,你才不至于栽在一颗星星上面。把目标定高准没错。

于是,当同学们开始享受他们三个月悠闲且放肆的暑假时,我开始了自己的漫漫攒钱路。一开始,我在一家小型的旅行社当助理导游,公司不太正规,因为缺人,没经验的我被录用了。前两次是跟短途的旅行团,因为我的后勤工作做得不错,所以每趟都能得到不错的报酬。第三趟是去西安,因为高速公路上堵车,全车的游客错过了火车,我一边联系退票,一边安抚大家的情绪,一边找别的交通方式,最终化险为夷,准时将游客送至西安。这一趟公司损失惨重,我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报酬,就委婉地辞职了。

      后来,我给暑期的住校培训班当了一个月的助教,看早、晚自习,督促学生背诵和朗读,老师不在的时候,我帮着讲解习题。有的学生年龄比我还大,调皮又顽固。有个男生总是睡懒觉,不来上课,我就去寝室叫他,他冲我发脾气,不开门,我就在门口守着,直到他于心不忍地出来。我离开培训班时,好多学生都不舍地哭了,其中也包括那个顽固的男生。

      进入大学,我每个月都会写稿件,也会跟同学们一起参加社团和志愿者组织的活动,跑新闻、办活动、当义工,这些都是没有报酬的,有的甚至要自己贴一点儿钱,我依然乐此不疲。我知道,再没有一个地方单纯如校园的了,当你是学生的时候,你应该庆幸有如此多的人热衷于做无报酬的事情,大家付出的是爱,收获的是感动和难忘的记忆,这些都是钱买不到的。

      高中时,我每年发表的文章不到十篇,但步入大学,时间宽裕了,表达也更加自由,加之对攒旅费的渴望,我踏上了相对高产的道路,多的时候,一个月能在六七本杂志上露脸。

      终于,大一的暑假来了,之前狠心定的目标居然实现了,而且还超出不少。于是,我决定不只去西藏,我要玩到国外去!我从江西出发,去了青海、西藏、尼泊尔、云南,玩了整整一个月。当乘着滑翔伞飞翔在尼泊尔的高空时,我几乎要哭出来了,这一年的种种委屈和艰辛,在那一刻都变得值得。那是我度过的最传奇、最痛快的一个月,传奇的是路上的种种经历,而痛快,是实现了被轻视的梦想之后的释怀。

      或许我该谢谢妈妈,要是她一开始就甩给我一沓钱,我绝对不会这么卖力地兼职和写稿,也不会拥有这么多难忘的经历,获得心灵上的成长。现在我是一名即将削尖脑袋往职场挤的大三学姐,旅行不再是我的终极梦想,但我还记得十八岁的自己,那个天真的“小财迷”,她到达了她梦想的远方,我也活在我珍惜的当下,我们都应该是快乐的。很喜欢一句广告语——只要你知道去哪儿,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多希望永远能明确地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不会因为道长路远,而不知道要怎么走了。

      赞 (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